猪兼强因无法练车再遭投诉目前被列为经营异常

放大字体??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0-25 来源:新快报作者:责任编辑NO。石雅莉0321

继深圳 " 猪兼强 " 风波之后,广州 " 猪兼强 " 因无法练车,约车难,退款难,再次遭到消费者投诉。

10月24 日,多名驾考学员向新快报记者反映称,自己报考了多个月,却迟迟无法练车,甚至只练习过一次方向盘,直至教练告知 " 工资没发,不要再找他练车了。" 这时学员反应过来,纷纷来到练车场,要求 " 猪兼强 " 公司妥善处理此事。

" 猪兼强 " 学员投诉练车难

" 猪兼强 " 品牌成立于 2014 年,总部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在广州注册,宣称以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驾培行业进行升级转型。近日,多名学员向新快报记者反映,几个月前为了学车,报名了猪兼强,可是出现了练车难的情况。

"6 月份报名,9 月 23 日第一次练习科目二,那节课只练习打方向盘,之后就一直约不上教练。" 学员杨小姐告诉记者,今年 6 月 15 日,为了考驾照,她和几名朋友一起报名了猪兼强,每人优惠价为 3780 元。

8 月 30 日,杨小姐考完了科目一,遂跟猪兼强工作人员约科目二的学习,过了 10 多天安排了一名教练,然而在练了一节课的方向盘之后,她再也没有约上第二节课," 相当于我只摸了方向盘,课就没了。"

10 月 21 日,教练跟她说,不要再找他了,猪兼强几个月都没给他发工资。她和朋友多次要求猪兼强安排课程,依旧无果,而像杨小姐这样的学员不在少数。

10 月 24 日,上百名学员来到华科大训练场,要求猪兼强公司解决此事。当天早上,记者来到该训练场,发现猪兼强办公室已关门,无人办公,整个训练场停放着十多台教练车,却没人在练车。

在办公室门上,还贴出一份广东华穗兴机动车技术有限公司的声明,称公司与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,不存在隶属关系,也未合署办公。据了解,华穗兴公司是学员主要练车的驾校之一。

同样来 " 讨说法 " 的学员刘先生告诉记者,他在今年 2 月 18 日转账 3980 元,报名了猪兼强,但对方没给合同," 我是看到群消息,才知道此事。"

据现场统计,当天上午有 120 多名学员现场留下了自己的报名信息,希望猪兼强给个满意答复。

公司称 11 月陆续恢复练车 有学员已提起诉讼

为何猪兼强会出现退款难的问题?猪兼强曾对外公开回应,由于今年公司控股的驾校股权问题发生诉讼纠纷,案件诉讼过程中公司大量资金被冻结,造成部分学员出流水号的周期较长。

记者从猪兼强工作人员获悉,而这一冻结的资金有 4000 万元。今年 9 月 4 日,猪兼强再次出具《情况说明》称,由于内部管理调整、场地调整等原因,导致学员的培训进度有缓慢,并给出了处理方案,表示对于已经签订《合同解除协议书》的学员,将会在 11 月 20 日前办理退款。

对于学员反映的问题,记者电话联系了猪兼强工作人员,一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出现的练车难问题,将会在 11 月份陆续恢复。" 若学员签订了《合同解除协议书》,会尽快办理退款,时间在 3-6 个月。"

记者采访了解到,位于广州市元岗路 200 号的猪兼强总部已搬离,无人办公,因 " 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",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于 10 月 21 日将 " 猪兼强 " 列入经营异常。

当记者问到总部已无人办公时,该工作人员回应称,公司决定搬迁,至于新办公地点,仍未确定,目前没有新办公点。

在华科大训练场,一名学员张先生向记者展示了立案信息,称在 10 月 21 日,他向天河区法院提起了诉讼,案由为教育培训合同纠纷。

曾受到行政处罚 未履行法律义务多次被法院强制执行

记者查询广东省消委会官网了解到,早在 2016 年,猪兼强因涉嫌夸大宣传被省消委会点名通报。

广东消委会认为," 猪兼强 " 在广告中承诺 " 快速学车,四个月拿证 ",而实际情况却与其宣传的完全不符,不仅 4 个月拿证的承诺没有兑现,甚至报名后 6 个月连练车都没有安排,严重违反了和消费者签订的 VIP 学员协议。

开元棋牌斗牛太假了因为广告违法行为,猪兼强还曾经被行政处罚。因在商场、公交车车身发布涉嫌违法的 " 猪兼强 " 广告,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天河分局立案调查。调查发现,猪兼强发布的广告中,含有对培训的效果作出保证性承诺的 " 广州驾照 8-10 个月培训期 " 内容;含有 " 不中介 "、" 全直营 " " 全部直营教学 " 内容的 " 猪兼强 " 广告,服务内容的提供者不准确、不清楚、不明白。

2017 年 12 月 6 日,天河区工商局作出行政处罚,决定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、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,罚款 380000 元。

此外,猪兼强还因为 " 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 ",被广州市海珠区交通局处罚 2 万元。

此外,记者查询了解到,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多次被海珠区法院、天河区法院强制执行。

本文来源:新快报 责任编辑:邵奎祎_NA6673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?
?